首页 > 户外资讯 > 户外运动
盘点这个国庆假期“驴友”事故!

户外运动2018-11-01 17:32 作者:huwaiquan

更多户外运动

盘点这个国庆假期“驴友”事故!

  在刚刚过去的国庆长假里,驴友遇险信息不时入耳:天津女驴友小五台穿越遇难、“专业驴友”箭扣摔落、青岛户外7天8次救援、北京驴友滇藏失联、消防人员连夜搜救成功救援、驴友夫妻失足坠下30米高悬崖 十堰警民连夜搜救10小时、学“驴友”登山 两名女生被困悬崖……户外事故频发,户外人应当敲响警钟!

  女子失联6天玉殒小五台山 消防100多小时找回遗体
 


  天津籍女性张某于9月29日凌晨4时许,独自经蔚县桃花镇赤崖堡村徒步登山,逾期未归,情况紧急,请求救援。救援人员连续奋战5天100多个小时不间断的开展搜救,终于在10月5日上午8时许,在南台山顶附近发现了失联者。默哀后官兵们利用多功能担架把失联者固定好后抬下山,经过9个小时的翻山越岭,于当日下午18时许,失联者遗体被消防官兵安全运送至山下,由公安局移交给失联者家属。

  三天之内四起山岳救援 消防提醒驴友量力而行

  10月7日下午,三名驴友在怀柔区攀爬箭扣野长城,在攀登“鹰飞倒仰”峭壁时,一名男子没有抓稳岩壁,摔下十余米山崖,受伤严重。怀柔消防支队国际会都中队7名消防官兵,克服艰险山路行走不便的困难,利用担架,将受伤驴友安全拖行下山。
 


  此前,怀柔消防还成功处置了三起游客被困事件。10月5日中午12时19分,支队接报警,称在红螺寺景区一名游客受伤被困,行动不便。10月5日12时53分,救援人员到达现场,经过一小时的营救,成功将被困人员护送下山,移交给120急救人员。

  下午3时07分左右,中队又接报警,怀柔区西栅子箭扣野长城有人受伤被困,队员立即整理装备赶赴现场。16时15分,中队官兵到达西栅子村山脚下,得知被困者在上山途中由于脚下不稳踩空,滚落山下10余米,幸好是不严重的头部擦伤,意识清楚,有行动能力。救援官兵立即准备上山,由于前往的野长城是非正规景区,上山道路崎岖异常,救援官兵背负沉重的装备,经过艰难的攀爬,最终于下午16时45分找到被困人员,立即为其上饮用水及药品,并简单处理了伤情,经过短暂的休息,救援官兵成功护送被困人员到达山下。而另一起救援则整整持续了一夜,才找到被困者,所幸没有人员受伤。

  一天7名被困驴友求救 国庆假期蓝天救援队共实施8次救援
 


  国庆长假尚未过半,青岛红十字蓝天救援队就已接到4次驴友迷路受困的报警,仅在10月3日一天就两次出队,分别帮助7名受困驴友顺利脱险。10月7日下午,记者获悉,青岛红十字蓝天救援队又接到一起摔伤救援求助。据了解,去年国庆假期救援队共实施5次救援,今年7天假期实施8次,其中3起迷路,2起落水,2起摔伤,1起走失。看到救援队员无偿奉献,有受助驴友捐款致谢。救援人员提醒,秋日登山莫冒险。

  走着走着迷路了爬着爬着坠崖了 国庆假期民警救助6起被困驴友

  10月2日

  老两口爬山坠崖

  25人7小时救助

  10月2日下午5点多,历下公安龙洞派出所接到群众报警称:龙洞山藏龙涧一处山沟内,有人被困。“报警者是路过的一名游客。”龙洞派出所副所长江永峰说道。原来,那名游客在龙洞山藏龙涧登山游玩时,听到对面山沟里传来呼救声。停下喊话后,他才得知有一对59岁左右的夫妻在登山时不慎跌倒,摔进了半山腰山崖下的一处山沟,男子背部受伤被困在了那里。
 


  由于沟底没有信号,他们不得不大声呼喊求助,最后那位游客还是爬到山顶,有了信号后才拨通110求援的。接警后,龙洞派出所、红十字会救援队以及消防特勤二中队、120医护人员组成25人的救援队进山救援。

  藏龙涧附近地势陡峭,只能徒步进山,在报警者带领下救援人员赶到时已经过去了1个多小时,却发现被困夫妻俩已不见了。救援民警与后方取得联系:后方通过多种方式搜索夫妻俩的联系方式,前方则继续在山中搜寻。

  10月3日零时许,民警发现夫妻两人中妻子的电话终于有了信号能够打通。原来,被困夫妻等待过程中也在尝试自救,两人沿着小路慢慢向山顶移动,已走到了紧靠龙鼎大道的山侧。“电话里妻子说两人没了力气,她丈夫也受伤了,希望我们能尽快赶去救援。”江永峰说道。

  最后救援人员终于找到了这对夫妇。由于被困男子背部受伤,3日凌晨1点多钟,救援人员用担架小心翼翼地将他抬下山送进医院。

  10月4日

  只顾看景忘了路

  迷糊驴友困悬崖

  10月4日,又有一名游客因“只顾看景忘了看路”而被困于龙洞一处悬崖峭壁之上。“多亏他位置明确,手机还有信号,我们及时出警将其救下。”龙洞派出所民警告诉记者。

  历下公安龙洞派出所的民警以及济南消防特勤二中队的消防官兵曾多次参与龙洞一带的救援。他们称,藏龙涧作为一条原生态的野外穿越路线,其路程远、难辨认、极难走,而且多处没有手机信号,还时有滚石落下。

  “像那对被困的夫妻俩,他们也曾多次来此游玩,对路线也很熟悉,但没想到还是出现意外。”江永峰称,如果要穿越藏龙涧最好能够结伙搭伴,而且事前做好各项准备,需要有丰富户外经验的人带领。

  10月5日

  逞能穿荒山迷路

  两驴友夜半哭了

  10月5日下午,两名爬山爱好者到章丘区普集镇三山峪景区爬山,试图穿越未经开发的荒野山域,结果在山里迷失了方向。晚上8时许,两人发现出山无望,绝望中报警求助。

  接到警情后,章丘区公安分局巡警大队副大队长杨在武立刻调集两部巡逻车赶往普集街道办事处北侧三山峪村开展营救工作。
 


  由于两名驴友自己也不清楚他们的具体位置,加上天黑失去了方向感,给营救工作带来极大困难。根据求助者提供的信息,民警判断他们困在景区外延还没有开发的荒山,那边山陡坑深,极易发生危险。民警一边通过电话联系让他们不要擅自移动,一边把现场的民警分成两组,包抄上山开展搜索。

  由于荒山无路树丛横生,民警劈开树枝艰难前行。民警李天宝平常喜欢登山,对附近的山域比较熟悉,顺着羊肠小道率先到达山顶。到达山顶后,李天宝和同事们借夜光四处搜索,终于发现西南方向有照射向天空的微弱求救手电光。

  随后,几组民警通过手电光向受困点集结,顾不上胳膊上、腿上划破的血口子,鞋子被划坏露出脚趾,终于在零点左右发现了受困驴友。看到民警的出现,两名被困驴友激动地哭了起来。

  现场民警看到两名驴友的身体并没有受伤,于是轮流搀扶着他们向山下走。10月6日凌晨1时50分许,一行人终于走出荒山来到了山下的道路上。

  10月5日

  救出被困华山两老人

  伤了四名警员

  市区内,最容易出现被困警情的是华山。“一些人不走南面的正路,偏偏选择道路陡峭的北侧和西侧,根本就没有路,爬着爬着就迷路甚至摔伤。我们和附近的消防中队每年都要出警十多次来救助华山被困的登山者。”华山派出所副所长梁克说道。

  10月5日下午3时11分许,正在华山景区执勤的梁克突然接到指挥中心派警,两名老人被困在华山后山半山腰。梁克和李庆立即带领5名辅警前往华山后山。经过半个多小时的搜寻,救援民警终于在华山北侧山下发现了被困山上的两位老人。通过远距离观察,民警发现两名被困老人均为女性,而且年龄都在70岁左右。身处距离地面约90米高的半山腰,周围环境非常险峻。民警立即展开营救。

  与被困老人汇合之后,民警扶着两名精疲力竭的老人踩着山石一步一步慢慢地下山。有的地方没有路,民警就先下去,在下面托着老人下来。经过两个多小时的努力,最终将两名老人安全解救。“我们一个辅警在下山时不小心摔倒伤了胳膊,其他三人都被山枣刺划伤。”梁克说。

  10月5日

  再次出警两次

  救出两名被困驴友

  “我们刚刚把那两位老人救下来,突然又有人报警被困在山上了。”梁克称,当时感觉都快崩溃了,由于刚刚上下山救援体力耗费非常大,这个警情由济南公安消防高家沟中队进行处置。

  “被困游客的手机没电了,是附近的工人听到其呼喊求助声后报的警。”参与救援的盖家沟中队指导员孟宪飞称。根据听到被困者呼喊声的工人指引,消防官兵很快确定这名游客被困于华山北侧。随后,他们从华山北侧徒步登山,很快找到了这名被困者,成功将其救下。而此时,已经是晚上8点半左右。

  事后,救援人员了解到,这名游客四十来岁,是第一次来华山风景区游玩。当天下午,他来到华山后,就跟着别的登山者一起进山游玩,“由于对方比较熟悉山路,速度比较快,结果不熟悉情况的他跟着跟着就跟丢了”。

  因此时天色已晚,这名游客困在半山腰上下难行,加之手机又没了电,他不得不通过呼喊的方式求助。周围正在干活的工人听到后,立即拨打110、119报了警。

  5日当天下午3时36分,济南公安消防孙村中队在孙村蟠龙收费站向南的里子村山上还救助一名摔伤的游客。据参与救援的孙村中队带队干部王光楠介绍,这名男子是和一家人来此游玩的。结果,他却不慎失足跌落,被困于一处距平台深约5米的坑中。

  根据现场情况,消防官兵分为两组:一组携带担架下至深坑,用绳索将被困男子捆绑固定,并将其从左侧台阶处抬出;第二组则在上方拽住绳索进行保护。最终,成功将被困人员抬至安全区域,并将其交由现场120医护人员送往医院救治。

  绩溪:驴友登山突发疾病 不幸魂断他乡

  10月4日,一名驴友在绩溪一处野岭登山时突然发病,该县公安局家朋派出所民警得知后,立即与救援队、医护人员登山营救。但由于事发地在未开发的山岭,救援人员经过40分钟翻山越岭赶到现场时,该驴友已经没有呼吸。在其被抬下山后,急救人员确认其已经死亡。

  5名北京驴友滇藏交界附近徒步失联 2人为李姓北京移动员工

  国庆期间由北京出发一行5人,在“甲应村”附近徒步从1日失联至今。其中两位李姓游客为北京移动员工。李姓夫妇母亲称最新进展是警方发现7日下午同行中一人用漂移信号发出短信,目前仍在搜救,请广大网友提供更多线索!

  两名驴友国庆被困深山 汕尾消防星夜救援!

  10月2日晚19时,广东汕尾海丰县消防大队接到汕尾支队指挥中心指令:有2名游客在海丰可塘地区爬乌面岭时迷路,被困深山,请求救援。
 


  经过全方位的搜寻,10月2日23时20分许,救援队终于在乌面岭西南方向4公里处的深山中发现被困的2名游客。由于山区气温寒冷,2名游客的体力已严重透支,且身上都有不同程度伤势。救援队又经过1个小时的不懈努力,于10月3日凌晨许,将2名游客安全转移出山区。

  国庆登山驴友深夜被困,惠阳警方及时解救

  10月2日22时18分,惠阳警方接群众报警称:其有三个朋友在惠阳白云嶂上山至今联系不上。
 


  接报后,惠阳塘吓派出所民警立即与报案人了解情况后,发现是一组爬山爱好者相约今晚登约场白云嶂,后因为山路陡峭加上天色暗黑,一时迷了路。

  了解情况后,派出所立即组织警力带齐装备根据他们描述的路径与定位进行搜救,白云嶂山路崎岖,加之是晚上,地形复杂,稍有不慎就可能跌入山底,十分危险,这给搜救工作带来很多困难。

  经过民警一个小时的艰难搜索,终于找到了这群登山爱好者并将他们安全领下了山。

  驴友爬野山遇险无法动弹 救援人员轮流扛壮汉下山
 


  国庆长假正值出游好时节,4日,记者从浙江省台州市公安局获悉,近日,驴友郑先生跟着朋友一起来到台州市仙居县的公盂岩徒步登山,不料在到达山顶的时候,郑先生风景没看成,左脚却不慎受伤,痛得无法动弹。同行的驴友立即报案,仙居警方和猎鹰救援队得知情况后出动救援,经过4个小时的紧急营救,终于把郑先生从海拔600米的高山上轮流扛下了山。

  驴友夫妻失足坠下30米高悬崖 十堰警民连夜搜救10小时

  10月3日傍晚,十堰市一对夫妻在深山探险时,失足坠下30米高的山崖,妻子腿部骨折动弹不得,丈夫腰椎受伤行动困难。当地警方启动联动机制,携手消防和民间专业救援队等力量,搜救近10个小时,于4日凌晨成功将两人救出送医。

  事发山西:13名驴友深山遇险,1人坠崖...

  二号下午三点半天龙救援队接到电话,十三名吕梁驴友在二十八潭遇险,其中一名女性驴友坠崖受伤。
 


  先期到达的第一梯队,在大山里爬山涉水搜寻五个小时后,将获得的信准确息提供给第二三梯队队友,让他们及时准确的到达事发现场,与被困人员汇合,根据现场情况,迅速展开营救。

  首先和帮助营救的村民一起,先行对受伤的驴友实施转运,又分组护送其余驴友下山。队员们战胜饥饿,劳累,瞌睡,疲惫,小心翼翼,披荆斩棘,迈过一个个怪石嶙峋的陡崖险坡,连续奋战十五个小时,终于将伤者转运至救护车上,交给其家属。

  学“驴友”登山 两名女生被困悬崖

  10月3日下午16时20分,彭州市公安消防大队接到报警称:位于彭州市龙门山镇九峰山祖师殿往上约1公里的一处悬崖上有两名人员被困,急需救援。彭州市公安消防大队通济专职队接警后立即出动7名消防队员联合派出所人员在当地村民的指引下前往救援。


  下午18点20分,救援人员终于到达了被困人员所在位置的下方。这是一个由于山石风化后自上而下倾泻后形成的陡坡,坡度大约有70度,而两名被困人员随着乱石已经攀爬到了距离地面近300米的位置,想上山顶还得攀爬一段更陡的路,想下来没装备也是不可能,这对两人来说就是无路可走。两名被困人员已被困悬崖近3个小时,体力严重透支,此时山上又开始雾气弥漫、气温骤降,其中一名女生仅靠抓住陡坡上的几丛杂草得以稳住身形,稍不注意就会往后跌下陡坡,情况危及。救援人员在侦查完周边环境后,立即制定救援方案,首先由一名救援人员携带救援装备直接攀爬上山顶,将绳索的一头绑在山顶的一棵树上,随后利用绳索滑到被困人员所在位置,在为她们系好安全绳后然后,一一的将他们护送至下来。
 

再次提醒大家

户外有风险

在野外一旦发生意外

实施救援将会非常困难

为了自己的生命安全

请量力而行!

户外资讯

热门推荐

  • 「端午•青岛日照」 独家路线|坐游艇 扬帆船 赛龙舟 出海捕鱼 海鲜 沙滩 漫步海边

    ¥658

    详情
  • 坝上草原|绝美草原徒步,星空下露营,邂逅小香格里拉,找寻遗失的秘境

    ¥300

    详情
  • 端午节武功山徒步穿越

    ¥880

    详情

联系方式

  • 公众号:北京松鼠户外
  • 公众号:songshulvxing
  • 阿彪微信:15801361775
  • 少雨微信:13717955592
  • 邮箱:58538576#qq.com(将#换成@)

北京松鼠户外

  • 北京松鼠户外俱乐部主做北京周边旅游、北京周边徒步、露营、自助游、国内长线旅游、公司户外团建拓展训练,北京户外活动多样化,偏休闲活动,是以人为本的北京自由行户外驴友俱乐部组织。